在線客服
客服熱線
客服組:
在線客服
服務時間:
-

86-791-88119703

Copyright ? 2018   版權所有:中鼎國際工程有限責任公司    贛ICP備16003673號-1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南昌

信訪通道    /     公司郵箱    /     OA系統    /    綜合項目管理部   /    檔案管理    /     招賢納士   /     熱點活動    /    《中鼎人》

>
>
>
動蕩之下的中國企業海外難題待解

動蕩之下的中國企業海外難題待解

瀏覽量
【摘要】: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無奈”,這首傳唱了26年的老歌,如今用來描述中國企業在海外“成長的煩惱”,依然很貼切。我國改革開放35年,實施“走出去”戰略13年,走出國門的中國企業數以萬計,海外征途前途似錦,但也命運多舛。北非中東政局動蕩,亞洲鄰國沖突四起,東西方文化差異,幾乎每一次媒體大篇幅報道海外動蕩和沖突的時候,海外的中國企業都飽受煎熬。在經歷20多年的海外磨礪之后,中國企業面對多重挑戰雄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無奈”,這首傳唱了26年的老歌,如今用來描述中國企業在海外“成長的煩惱”,依然很貼切。我國改革開放35年,實施“走出去”戰略13年,走出國門的中國企業數以萬計,海外征途前途似錦,但也命運多舛。北非中東政局動蕩,亞洲鄰國沖突四起,東西方文化差異,幾乎每一次媒體大篇幅報道海外動蕩和沖突的時候,海外的中國企業都飽受煎熬。在經歷20多年的海外磨礪之后,中國企業面對多重挑戰雄心依舊,但海外安全和生存環境也更加復雜,成為一個繞不開的現實難題。

    在江西這片紅色土地上,有這樣一家企業,脫胎于煤企,成長于海外,是全國煤炭行業第一家“走出去”的企業,是中國第一家在海外投資開發煤礦的企業,是世界第一家在“萬島之國”印尼開展井工開采煤礦的企業。如今,它已在海外11個國家扎下了陣營,其發展歷程,或許可以作為中國“走出去”企業的一個小小鏡像,折射出中國企業在海外的諸般困境與突圍。

 “兩眼一抹黑”開始的遠大前程
 
  “兩眼一抹黑”——在多次談及最初海外記憶時,中鼎國際總經理胡立儉言簡意賅地道出了當年的境遇。
 
    上世紀九十年代,國內經濟開始春潮涌動活力初現。因為中國政府援建非洲項目的啟動,部分中國企業開始走出國門,涉足海外項目。當時中鼎國際的前身,不過是僅有七個人的萍鄉礦業集團出國辦公室。

    超出大多數人的想象,中國企業最早出征海外時,遠遠不夠盛大華麗。在完全陌生的國度里,在舉步維艱的現實中,開始了海外創業之路。

    1992年,陳柏萍被派駐阿爾及利亞項目部,現任中鼎國際工會副主席的他告訴《中國經濟周刊》,幾千萬美元的項目,最初也就是幾個人的投標團隊,為了節省出差開支,不得不求助于當時已經在國外施工的其他國企。
 
    在陳柏萍的記憶中,上世紀九十年代的非洲大地上,僅活躍著為數不多的幾家中國央企。而那時的阿爾及利亞經濟明顯優于國內,第一次見到先進的施工設備,第一次見到高速公路。而在項目管理上,阿爾及利亞已經開始使用國內少見的電腦。夜晚華燈初上,阿爾及利亞的城市也比當時的國內城市繁華。
 
   “兩眼一抹黑”僅僅只是開始,更多“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橫亙在中國企業的海外創業路途上。1996年,時任萍礦職工總醫院副院長的胡立儉被萍礦派往喀麥隆創辦中喀合營醫院,這是中國企業在海外的第一所以經濟合作形勢開辦的醫院,對于這個“開天辟地”的創舉,胡立儉感觸頗深,“既當院長又當醫生,既當司機又做翻譯,語言不通,地域不熟,人手不足?!?這種艱難的境地,幾乎是每個海外項目的必經之路。      
 
沖突動蕩之下的逆境求生
 
    在海外發展遠比國內挑戰更多,政治沖突和動蕩成為海外企業面臨的第一難題,貫穿中國企業海外發展歷程的始終。幾乎每一次大篇幅占據新聞版面的國際事件中,都會波及到中國企業的海外生存。
 
    胡立儉告訴《中國經濟周刊》,1992年中鼎國際參與阿爾及利亞西米迪加農田灌溉項目建設時,出門辦事都是由警察、憲兵隊開道保護,平時在工地上,保安都是荷槍實彈。
 
   1993年,阿爾及利亞政局動蕩,恐怖事件頻頻發生,在那里的中國企業都陷入了不可預知的惶恐之中。不時有不好的消息傳來,某中國企業在一次恐怖事件中就有5人喪生。中鼎國際項目部為了安全起見,不僅儲存大量水和食物,甚至還開挖了防空洞,配備了應急警鈴。
 
    由于動亂的持續,當時僅有的幾家中資企業都開始撤離,阿爾及利亞政府當局主動終止了這個項目,中鼎國際也被迫撤離,但是留了10個人留守陣地。一直到1998年,此項目才重新開始。也正是在動亂中的堅守,讓中鼎國際日后在阿爾及利亞工程承包市場上收益頗豐。
 
    2001年,震驚世界的尼泊爾王室慘案發生后,尼泊爾政權更替頻繁,中鼎國際也面臨巨大考驗。每一屆臨時政府,都希望中鼎國際項目部給予支持,甚至開會時邀請中鼎國際參加,而下一屆政府就任時,勢必產生猜忌。時任尼泊爾印德拉瓦迪水電站項目部經理馬珍堂,差點為此犧牲。在一次辦事途中,他遭遇了一枚當地武裝自制的“高壓鍋炸彈”襲擊,幸運的是因為幾秒的時差,讓這次“謀殺”沒有得逞。
 
   而在泰國,政局動蕩讓中鼎國際項目長期停滯不前。中鼎國際安全技術部經理周志剛告訴記者,當時,他信政府針對低收入群體,推出了一項名為“仁愛屋”的廉租房工程,2006年6月,中鼎國際中標5655套仁愛屋工程,原本計劃以此項目為契機,大力開拓泰國市場。 然而,僅僅3個月后的9月19日深夜,泰國發生軍事政變,他信政府倒臺。仁愛屋項目作為他信執政的產物,開始有媒體抨擊“仁愛屋”不過是他信政府獲取選民選票的一個舉措而已,“仁愛屋”背后是否純潔,應該調查?!叭蕫畚荨焙颓罢畷r期的許多項目一樣,都放緩了腳步。中鼎國際中標承建的仁愛屋工程,從2006年底開始實施到2009年6月完工,其間,泰國換了5屆政府,房屋管理局換了4任局長。政局的動蕩造成了項目的時斷時續,負責人的頻繁變更造成了溝通的艱難?!耙驗檎h的訴求各不相同,泰籍勞工時而外出舉行示威游行,也使施工進程變得更加緩慢?!爆F任中鼎國際泰國經理部經理朱雨華向《中國經濟周刊》表示。 
 
   “在當地錯綜復雜的政局環境中,生存下來不僅僅需要勇氣,更多的需要智慧?!?胡立儉認為中鼎國際能夠在海外市場上有所收獲,更多的來自于在動蕩中的堅持。             
 
文化摩擦之中的市場暗戰
 
    除了政局動蕩之外,文化的差異也導致項目推進中摩擦不斷,每一個項目部,都要與駐在國居民打交道,而文化差異造成的摩擦成為每個項目部起初的“家常事”。
 
   相對于政治動蕩,文化摩擦似乎顯得更好解決一些。中鼎國際安全技術部彭虹說,阿爾及利亞民眾大多信仰伊斯蘭教,每年的“齋月”時期,當地人在太陽落山之后天亮之前才能進食,這就導致了當地員工勞動期間體力不支,上班時間常常躺在施工管道里面睡著了?!皠傞_始我們確實很難接受,現在我們學會了尊重他們的宗教信仰和風俗習慣,我們中方員工就算餓了想吃東西,都會回避?!?nbsp;
 
   在阿爾及利亞工作多年的項目經理袁發明介紹,當地人生活態度往往樂觀隨性,活在當下,一旦手中有閑錢,便不愿再工作,休閑享樂直至花完為止,甚至經常有員工找項目部預支工資,但他們信用極好,都會繼續工作償還預支工資。伊斯蘭教徒禁酒、忌食豬肉,一天要做五次禱告,尊重他們的宗教習俗生活細節,已成為了中鼎海外項目部的一種企業文化。
 
   生活習俗的差異容易解決,而有些沖突卻讓中國企業付出代價。胡立儉在喀麥隆創辦的“江西醫院”,建成之后遠高于當地醫療水平,雖然受到當地民眾認可,卻引發了當地醫院的不滿,導致該地區醫療部門對“江西醫院”進行抵制和“封殺”。
 
   可能在國內相對簡單的事情,到國外就變得無比復雜。2000年-2002年間在尼泊爾印德拉瓦迪水電站項目部擔任翻譯的黃美麗,至今回想起來仍心有余悸。項目部發現當地人偷盜鋼筋,報警后卻引發當地勞工和周邊居民對項目部的不滿,由于項目部營地處于低洼位置,當晚,數百上千名當地人圍在坡上朝營地投擲石頭喧鬧一夜,場面幾近失控。
 
   文化差異導致的也并非全是諸如此類的摩擦,有些事情讓中國人感受到巨大的震撼。中鼎國際總經理助理趙桂生講到,在博茨瓦納,一次項目部車輛發生車禍,導致當地一名兒童死亡。原本一場沖突在所難免,然而出人意料的是,深信“一切自有真主安排”的當地人,除履行法律賠償程序外,并未對肇事者有過多的譴責和糾纏。
 
   尊重和理解成為中國企業解決文化差異的一張通行證。中鼎國際推行“屬地化”管理方式,盡可能融入當地社會,使外籍員工得到最大的尊重和理解。在當地員工婚嫁等歡樂的聚會中,他們也不忘邀請中方員工一同參加。而在中鼎國際南昌總部每年的年會上,披紅掛彩的“洋勞?!币苍缫殉蔀橐坏啦豢苫蛉钡娘L景。

海外發展道路亟待文化突圍
 
   從第一次步履蹣跚走出國門,到如今成為行業“黑馬”自信飽滿,在過去20多年的時間里,中鼎國際隨著國際市場大潮迅速崛起。在重重困境之下,實現了破蛹成蝶的蛻變。從最早只有幾個人的萍礦出國辦公室,到如今成為ENR(《美國工程新聞記錄》)全球最大國際承包商225強企業,中鼎國際目前在海外11個國家有諸多項目,聘用的外籍員工達到3000多人。
 
   而在中鼎國際崛起的同時,中國企業的海外陣營也在迅速壯大,國企、民企、私人企業點滿開花,據商務部統計數據顯示,目前中國境外有約1.8萬家企業,分布于178個國家和地區,這樣一個龐大的海外群體成為了中國形象最直接的表達。然而,近幾年來,在“中國威脅論”和中國搶占資源等指責聲音之下,同時在國際政局突變之中,中國海外市場面臨多重考驗。除了大環境之外,中國人自身在國外常常被描述成“形象邋遢、大聲喧嘩、漠視法規、擾亂市場、沒有信仰、什么都吃”等負面的形象,受這些因素的影響,中國企業也受到相當的誤解和抵制,在一定程度上成為“惡性競爭、質量低劣”等的代名詞。
 
   究其原因,胡立儉認為,與經濟的“攻勢”相反,文化的“守勢”,是中國文化的現狀。在過去的兩千年間,無論西方還是東方,尤其是我國周邊儒家文化圈國家,已經從中國傳統文化中學到了很多,甚至已經超越了中國,而中國文化卻由于各種原因逐漸失去了吸引力和影響力。中國很難再依賴傳統來繼續“推銷”自己,更何況傳統已經解釋不了當代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中國已經發生了巨變,文化的過度商業化、教育的過度行政化、思想與學術研究的過度項目化都構成了對中國文化軟實力的傷害。中國文化若不加速突圍“走出去”,可以預見,中國企業“走出去”的道路將會越走越難、越走越窄?;蛟S正是因為這樣一種危機感和責任感,在《中國經濟周刊》對胡立儉的多次采訪中,他更愿意談及的是企業文化使命?!爸袊绱她嫶蟮木惩馄髽I群體,應該成為傳播中國文化、構建中國文化軟實力的主要力量。中國文化軟實力影響越大,中國海外企業才能走得越遠?!痹诙甑暮M怙L雨航程中,中鼎國際吸收海洋文化精髓,將之融入到自身煤炭文化的基因之中,形成了以“自由、開放,執著、進取,冒險、擔當,包容、創新”為關鍵詞的中鼎文化,胡立儉肯定地說,這正是中鼎國際在經濟全球化、產品同質化、競爭白熱化大環境下逆勢上揚的根本原因。         
 
    在談及海外創業故事的時候,胡立儉總能飆出地道的萍鄉話和流利的英語——這種表達方式似乎讓胡立儉更為精彩地闡述本土企業的國際化訴求。如何“走出去”、“走進去”、“走上去”,如何使“中鼎國際”成為“國際中鼎”,是胡立儉思索最多的問題。他認為,近幾年來東西方文化等諸多因素組成的沖突明顯加劇,但挑戰中也孕育著更大機遇,這機遇就是讓海外的中國企業成為中國文化的載體,誠信融入當地社會,切實履行社會責任,內凝核心價值,外塑良好形象,重新發揮中國文化的吸引力和影響力,同時積極探索共性文化的發展空間,為中國企業海外發展創造更有利的條件。
 
   如今,中鼎國際正走在從工程承包領域向著多元化發展的投資型國際化企業集團轉型之路上,就像20多年前在國外市場上艱難起步一樣,提出“二次創業”的胡立儉,更希望中鼎國際能夠借助中國文化崛起在海外市場上揚帆遠航。
国产成人综合亚洲_亚洲狠狠爱综合影院_av国产日韩欧美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