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客服熱線
客服組:
在線客服
服務時間:
-

86-791-88119703

Copyright ? 2018   版權所有:中鼎國際工程有限責任公司    贛ICP備16003673號-1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南昌

信訪通道    /     公司郵箱    /     OA系統    /    綜合項目管理部   /    檔案管理    /     招賢納士   /     熱點活動    /    《中鼎人》

>
>
>
解放思想 推進“混合”

解放思想 推進“混合”

瀏覽量
【摘要】:
編者按:8月12日至13日,江西省煤炭集團召開深化改革轉型升級工作會,深入學習貫徹中央十八屆三中全會、省委十三屆九次全會和全省深化國企改革工作會議精神,全面動員和部署深化改革、加快轉型、清風正氣等各項工作,是第三次在企業發展面臨重大關口時召開的“月池會議”。會上,江煤集團副總經理、中鼎集團總經理、黨委負責人胡立儉作了解放思想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主題發言,立意深遠,內容豐富,生動精辟,引人思考,對煤炭

編者按:812日至13日,江西省煤炭集團召開深化改革轉型升級工作會,深入學習貫徹中央十八屆三中全會、省委十三屆九次全會和全省深化國企改革工作會議精神,全面動員和部署深化改革、加快轉型、清風正氣等各項工作,是第三次在企業發展面臨重大關口時召開的月池會議。會上,江煤集團副總經理、中鼎集團總經理、黨委負責人胡立儉作了解放思想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主題發言,立意深遠,內容豐富,生動精辟,引人思考,對煤炭集團改革轉型有所啟示,對中鼎集團及所屬各單位創新發展有極強的指導意義,特編發,以饗讀者。

 

 

 

胡立儉(2014年8月12日 根據錄音整理)

    今天這個話題本來不應該是我講,因集團分管改革改制工作的昭和同志有要事沒能參會,按照良仕老總的要求和班子會的安排,我說說自己的看法,若有冒犯之處請領導和同志們多多包涵,說得不對的地方請批評指正。

    
一、進一步解放思想是深化改革的前提
 
    一進會場,我就看到每人案臺上都有一份今天出版的《安源工人報》,其中提到了兩次“月池會議”,這次深化改革轉型升級工作會再次在“月池”召開,良仕老總用心良苦。前兩次“月池會議”分別在2007年8月和2010年6月,我到現在還記憶猶新。七年前的“月池會議”,開啟了煤炭集團兩年改制、三年強攻的全新航程,認清了形勢,明確了要怎么做事,我也在會上發了言:“市場無限大,機會非常多,政策相當好,就看我們能否發現機會,更重要的是能否把控住機會”。四年前的“月池會議”,當時煤炭形勢很好,到處鶯歌燕舞,有人放松了對自己的要求,迫切需要認清從業風險,清風正氣,思考怎么做人。于是集團花一個月的時間,把同志們都召集起來,把家屬都叫來,分四期組織了領導人員加強黨性修養培訓班,主要開展理想信念、素質素養和法律知識的學習。我參加的是第四期,同志們選我當班長,小橋書記主持,我代表四班作學習總結,當時我主要講了八句話,一是“一修”:修身齊家治企富員工,這是我們企業領導人員的自我要求。二是“二者”:不謀全局者不足以謀一隅,不謀一世者不足以謀一時,作為一名企業管理者,必須要有全局意識和長遠思考。三是“三而”:擇高處而立,向寬處而行,就平地而坐,這源自陜西三原城隍廟大殿明清時期所撰對聯“發上等愿,結中等緣,享下等福;擇高處立,向闊處行,就平地坐”,濃縮了我國古賢“極高明而道中庸”的人生哲學。四是“四事”:會想事、會干事、干成事、不出事。五是“五得”:眼光看得遠、工作推得動、局面穩得住、人心攏得緊、效益上得去。這四和五是“創先爭優”活動開展時,我總結的中鼎優秀共產黨員和優秀基層黨組織標準。六是“六開”:開明、開放、開拓;開胃、開心、開懷,這是對待工作和生活的態度。七是“七不”:不與上級爭鋒,不與同級爭寵,不與下級爭功,不趟政治深水,不涉女人禍水,不沾金錢渾水,不犯黨紀國法,這是我對反腐倡廉的思考。八是“八點”:勤于學習思考,常懷感恩之心,銳意開拓進取,行權如履薄冰,注重個人修養,牢記從業風險,營造健康環境,體會快樂人生,這是良仕老總在培訓班上對集團領導人員提出的要求,情真意切,語重心長,我常思常想,受益匪淺。
 
    往事歷歷在目,時間行至今日,良仕老總叫我講解放思想這個題目,我琢磨了半天,上午他把報告一做,我心想,這下沒法講了,因為李總都講完了、講到位了。解放思想是老話題、大題目,很難講,誰也講不清,因為解放思想沒有標準,既沒有重量、大小、形狀,也不好分黑白、是非、好壞。解放思想還有一個特點,就是雙重標準,人我要求不一樣。我第一次接觸解放思想是在1978年,當時雖還是個懵懵懂懂剛入大學的學生,卻也有些記憶。雖然我經常講些俏皮話,或者說喜歡調侃,但我從骨子里感恩時代、感恩社會、感恩企業,因為我成長的每一步都踏著改革開放的步伐,我是受益者。1978年是文化大革命結束后第二年,十年文革使我國經濟社會幾近崩潰,加上“兩個凡是”的影響,大家沒法做事,這年底鄧小平有一篇叫《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團結一致向前看》的文章,我在中鼎國際2012年黨建紀檢工會社會管理工作會上講到過,今天還想念一段,煤炭集團現在做得很辛苦,廳局改制后留下不少行政管理的痕跡,這個講話我覺得對我們現在改革發展很有用處、很有好處:
 
   因為是非功過不清,賞罰不明,干和不干一個樣,甚至干得好的反而受打擊,什么事不干的,四平八穩的,卻成了“不倒翁”。在這種不成文法底下,人們就不愿意去動腦筋了。
 
   思想一僵化,條條、框框就多起來了。比如說,加強黨的領導,變成了黨去包辦一切、干預一切;實行一元化領導,變成了黨政不分、以黨代政;堅持中央的統一領導,變成了“一切統一口徑”。違反中央政策根本原則的“土政策”要反對,但是也有的“土政策”確是從實際出發的,是得到群眾擁護的。這些正確政策現在往往也受到指責,因為它“不合統一口徑”。
 
    思想一僵化,隨風倒的現象就多起來了。不講黨性,不講原則,說話做事看來頭、看風向,滿以為這樣不會犯錯誤。其實隨風倒本身就是一個違反共產員黨性的大錯誤。獨立思考,敢想、敢說、敢做,固然也難免犯錯誤,但那是錯在明處,容易糾正。

   思想一僵化,不從實際出發的本本主義也就嚴重起來了。書上沒有的,文件上沒有的,領導人沒有講過的,就不敢多說一句話,多做一件事,一切照抄照搬照轉。把對上級負責和對人民負責對立起來。
 
   在黨內和人民群眾中,肯動腦筋、肯想問題的人愈多,對我們的事業就愈有利。干革命、搞建設,都要有一批勇于思考、勇于探索、勇于創新的闖將。沒有這樣一大批闖將,我們就無法擺脫貧窮落后的狀況,就無法趕上更談不到超過國際先進水平。
 
   我想著重講講發揚經濟民主的問題?,F在我國的經濟管理體制權力過于集中,應該有計劃地大膽下放,否則不利于充分發揮國家、地方、企業和勞動者個人四個方面的積極性,也不利于實行現代化的經濟管理和提高勞動生產率。
 
   在管理方法上,當前要特別注意克服官僚主義。官僚主義是小生產的產物,同社會化的大生產是根本不相容的。要搞四個現代化,把社會主義經濟全面地轉到大生產的技術基礎上來,非克服官僚主義這個禍害不可?,F在,我們的經濟管理工作,機構臃腫,層次重疊,手續繁雜,效率極低。政治的空談往往淹沒一切。這并不是哪一些同志的責任,責任在于我們過去沒有及時提出改革。但是如果現在再不實行改革,我們的現代化事業和社會主義事業就會被葬送。
 
   今后,政治路線已經解決了,看一個經濟部門的黨委善不善于領導,領導得好不好,應該主要看這個經濟部門實行了先進的管理方法沒有,技術革新進行得怎么樣,勞動生產率提高了多少,利潤增長了多少,勞動者的個人收入和集體福利增加了多少。各條戰線的各級黨委的領導,也都要用類似這樣的標準來衡量。這就是今后主要的政治。離開這個主要的內容,政治就變成空頭政治,就離開了黨和人民的最大利益。
 
    偉人就是偉人,經歷了三十多年,這些話仍然如此精辟智慧,對我們有十分重要的指導意義。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對照一下,現在的情形有過之而無不及,歷史就是當代史,當代史必將成為歷史。思想深度決定發展水平,解放思想再出發,煤炭集團要站在三個新的起點上再次創業,深化改革、轉型升級、清風正氣。
 
    改革開放是解放思想的結果,十一屆三中全會小平同志有兩個重要論述:“貓論”——不管白貓黑貓,捉住老鼠就是好貓;“摸論”——摸著石頭過河。一眨眼35年過去了,我們國家在前23、24年走得非常好,從全球第八大經濟體,經濟總量排在意大利后面,現在躍升至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僅次于美國,縱觀200多年的世界工業發展史,是唯一一個連續每年GDP增長超過8%的國家,這是有目共睹的成績和奇跡。到了最近十年,改革紅利已經用完了或者說消耗、消費完了,所以到現在這種局面,很大程度上是“收”的結果,我認為就是新的“兩個凡是”造成的,在國內:穩定壓倒一切,矛盾疊加累積;在國際:堅持自己的一套,搞“中國特殊論”,導致 “內憂外患”、“內外交困”。目前出現兩個惡果:市場上好企業少,社會上高興的群體少,我們國家大概有4300多萬家企業,2014年上榜世界500強的11家中國煤企有7家虧損,大型煤炭企業資產負債率超過70%,有的甚至超過90%,江煤是中國企業500強,也出現了虧損,這是好企業嗎?中小企業創造了我國80%的就業崗位,但現在生存都很艱難,更談不上發展。企業的最終目標是盈利,沒有好企業誰創造價值和財富,誰創造崗位?中國國情特殊,和國際市場、國際標準很難接軌,幸虧進入新世紀以來做了兩件大事,一是加入WTO,二是實施“走出去”戰略,這兩個一定程度接上軌了,否則問題大得很。反觀煤炭集團,是不是也有“兩個凡是”?我琢磨著也有。對內求穩,求穩怕亂,特別是十年黃金期,大家感覺過得去就行了,錯過了一些機會;對外總說和別的企業不一樣,情況特殊。確實,難為良仕老總了,這樣的企業江西唯有、全國少有、世界沒有。全省國資監管企業職工14萬人,我們煤炭集團占了6.5萬人,混飯吃的多、湊熱鬧的多、起哄的多、告狀的也多。這種企業的領導不好當,一般人做不好,做好了也不是一般人。我曾經也有過這種想法,算了,花錢買穩定吧,政策上的口子,一開就無法關上,慢慢矛盾就積累了,搞得現在企業成了弱勢群體,找誰都沒辦法,也沒用。
 
    上午良仕老總的報告給了我新的啟發,他講解放思想要落實到五個字上:混、放、轉、問、容,講到了核心,講到了點子上?,F在要說煤炭集團里日子稍微好過一點的企業,可能是中鼎和中煤,中鼎市場化程度高,“政策性”的東西基本沒有享受什么,到底為什么能活到現在,而且還活得不錯?就是因為煤炭集團和良仕老總對中鼎管得少,放權放心,信任我們,加上中鼎開放的基因和我“不羈”的性格,不等不靠不要,到市場上去闖,所以取得了一些成績。目前中鼎有很多困難,足以寫成一本書,書的名字我都取好了,叫《中鼎的困惑》。但中鼎的創業創新史同樣可以寫出一本讓人感動的書。在解放思想這個問題上,我也想講五個字:第一是“信”,信念、信任、信心,這決定了企業和個人的創新性和創造力。好孩子都是表揚出來的,有感情才有責任和使命,有信任才有合力,有信心才有動力。第二是“擔”,在這個大發展、大調整、大變革時期,如果不敢于、勇于、善于擔當,談何解放思想。底線是法律,紅線是紀律,邊線是規定,做企業可能有時會踩踩邊線,有時會碰碰紅線,但是不破底線,那就可以,畢竟現在我們的市場體系還不夠完善。第三是“破”,我們現在深化改革轉型升級是要破局,破解突出問題,解決突出矛盾,問題倒逼考驗我們有沒有這個水平和能力。第四是“實”,所有的解放思想都要落實到生產經營每一個環節,落實到確保安全穩定的每一個環節,落實到市場開拓的每一個環節,落實到目標責任的每一個環節,落實到全年的每一個數據中去。第五是“導”,要做好領導、疏導和督導,分類指導,區別對待,不搞形式主義、教條主義、本本主義。
 
    說到這里,我認為解放思想還是有一定標準的,對煤炭集團來說,解放思想的現實標準是:只要在法律框架之內、道德底線之上、市場運行軌道之中,凡是有利于轉型升級、改革發展、清風正氣(建設良好政治生態環境)的,都可以去探索、去實踐、去改變。對于我們國企來講,解放思想的長遠標準是:只要在法律框架之內、道德底線之上、市場運行軌道之中,凡是有利于國有資產增值保值、有利于企業可持續發展、有利于員工福祉的,都可以去探索、實踐和改變。這兩個層次的“三個有利于”就是我對解放思想的看法,雖浮淺,但真實。
 
二、推行混合所有制是深化改革的突破口
 
   這一輪國有企業改革,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是突破口,是最主要、最重要的途徑。我想從三個角度,“昨天、今天、明天”來簡要談一談。
 
1.透過歷史悟改革
 
    歷史上的改革都是很痛苦的,絕大多數改革都是被動的,主動改革的少之又少,幾乎沒有,除非有巨大利益驅動,而且所有改革都是實在搞不下去了,倒逼的。從遠一點來講,春秋戰國管仲改革,到秦國商鞅變法,宋朝王安石變法,到明朝張居正改革,再到清朝的戊戌變法、洋務運動都是如此。沒有這些改革,就沒有中國社會的發展和時代的進步,正如沒有洋務運動就沒有安源煤礦,當然也就沒有我們煤炭集團。西方也是這樣,沒有工業革命,沒有文藝復興,沒有法國大革命,就沒有現在的歐盟。沒有明治維新,就沒有我們隔壁現在的日本。這要求我們有世界觀,不是我們怎么看世界,而是世界怎么看我們。以前我們考大學時考世界觀的概念是:人們對世界的總體看法,是一個哲學概念??涩F在我不這么認為,我們更應該多看外界、看市場,你對世界的看法沒什么重要,重要的是世界如何看你,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別人的不對,只有自己的不足。有這樣一句話,要是你的成長速度跟不上愛人,婚姻就出現了問題;你的成長速度跟不上孩子,教育就出現了問題;你的成長速度跟不上客戶,合作就出現了問題;你的成長速度跟不上老板,工作就會出問題,崗位就要成問題;我們的成長速度跟不上市場,公司就會出問題。我就覺得煤炭集團現在就出了問題,問題可能還不小,根源就在于沒有解放思想。透過歷史來看,改革就是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富人和窮人(有產和無產)四股力量的角力。中央政府窮的時候“收”,地方政府就不“活”了,搞不下去了就“放”,地方又“活”起來了,這個循環邏輯一直沒變,都是先開放,后關閉,一開放就搞活,一搞活就失衡,一失衡就內亂,一內亂就關閉,一關閉就落后,一落后又開放,循環往復,無休無止,背后都是權力和利益的博弈,企業也同樣如此。十八屆三中全會就是要“放”,不放不行了,煤炭集團也要“放”,要調動大家的積極性和創造性,今天集團三級班子參會,智慧和潛力都在這里。
 
    再從近一點來講,十一屆三中全會后我國的高速發展關鍵在改革開放,重點在經濟改革,難點在國企改革。國企改革有過幾個階段,第一階段是上世紀80年代后期,國家放權讓利,實行“雙軌制”,大家應該都還記憶猶新,尤其是我們萍鄉人,當時萍鄉是江西的工業重鎮,有萍礦、萍鋼、江礦、江機、江發等一批在省內起到引領作用的工業企業。第二階段是90年代后期,尤其是1998年金融危機后,廳局轉制為企業,國資委成立,股份制改造上市也在這個時期。第三階段是2008年金融危機后,中鼎當時是省內32家重點改制企業之一,可惜改來改去沒改成,做得很痛苦。企業改革改制達到高度共識,一定是這個企業搞不下去了,要死的時候,活得好好的高度共識不了,但如果真的到搞不下去了再來改,成本就高了,那時就要用淚和血,甚至用生命來改。煤炭集團千萬不能走到那時才來高度共識,現在亡羊補牢為時未晚。第四階段就是現在,這是最后一班車了,這次機會錯過了就再也沒有了,只有死路一條了。
 
2.面對現實話改革
 
    在國企改革的第二階段,煤炭集團享受了一些政策性的東西,但骨子里還有“兩個凡是”,所以當時的改革是不徹底的,遺留了很多問題,矛盾疊加突出,譬如說巨源煤礦,早就該“銷戶”了。如果當初真有刮骨療毒、壯士斷腕的勇氣,現在就不是這個局面,至少要好過一些、輕松一點。目前我們的產業是結構上出了問題,并不單純是周期性的,表現在粗放、低端、失衡、過剩等方面,必須轉型升級,別無選擇,不能再抱幻想了。而且現在經濟周期也到了,經濟周期有三種,短周期一般是40個月左右,中周期一般是7-11年,煤炭黃金十年就是中周期,長周期一般是50年,從1780年工業革命(1780-1842)開始的“蒸汽和鋼鐵”(1842-1897)、到“電氣、化學和汽車”(1897-20世紀上半葉),再到“信息、通訊和網絡”(1960-2010),直至目前的“新能源、新材料和微電子”都是長周期。煤炭產業現在就處于工業經濟發展的一個中長周期節點上,是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的轉換期、產業結構的轉型期,全球性的產能過剩、經濟危機是無法避免的,落后的經濟發展模式、落后的產能是必然被淘汰的,尤其是我們江南的煤礦、江煤這樣的煤礦。十八大后中央有明確要求,省委省政府也有具體指示,國有資本對涉及到國家安全的獨資控制,對涉及到國計民生的絕對控制,對涉及到高新技術和新興產業的相對控制,對參與完全市場競爭的企業要逐漸或全部退出。煤炭產業實際上也是競爭性的,煤炭集團必須要改革改制,尤其是權屬企業。這真的是現實所迫、生存所需、希望所在。
 
3.站在未來看改革
 
    一個目標:江煤集團建立現代企業制度,堅持煤礦高效安全開采、煤炭高效清潔利用、多元高效現代服務,實現產業結構由單一煤炭生產經營向煤炭物流、循環利用、清潔利用和新能源開發轉型,爭取通過三到五年努力,打造煤焦電氣一體、產融貿深度融合、新能源汽車和節能玻璃規模發展的千億綜合能源集團。
 
    兩個打破:打破傳統觀念束縛,打破固有利益格局。這個說起來容易,做起來最難。我想舉兩個例子,一個是礦務局怎樣面對市場經濟新要求轉型升級,現在煤炭集團還有一些人抱著礦務局這個級別沒有轉過彎來,如果企業搞不下去了,個人何去何從?皮之不存,毛將焉附?這個一定要解放思想。上午運生老總說到安源煤業的獨立運行,機關那么多部長,去不去?安源煤業要不要?如果都不去,這么多人留在煤炭集團干什么? 其實不管什么級別,做什么事拿多少錢就對了,企業無級別,管理講層次。
 
    三種關系:處理好個人和企業的關系,局部和整體的關系,當下和長遠的關系。站在煤炭集團三個新起點上,個人都要讓步,讓開,甚至讓位。
 
    四面出擊:現在煤炭集團有“四方面軍”、四支隊伍,四面出擊、各個突破,一步步實現千億企業目標,慢一點不要緊,但要始終向前,始終穩步。
 
    安源煤業核心是“獨”,獨立運作、規范運行;基本是“穩”,穩安全、穩產量、穩效益、穩隊伍、穩人心;方法是“伸”,延伸產業鏈。
 
    中煤科技核心是“新”,原來就是吃了這個虧,老廠沒有技術改造、技術革新,產品沒有更新換代升級,新廠又沒有新制,是安置型非創新型的,現在一定要全面創新;方法是“變”和“賣”,以市場為導向,始終適應市場變化,賣好產品,盤活資產。
 
    中鼎集團核心是“混”,如果不搞混合所有制,眼前有些人還能混下去,但企業總有一天會混不下去,如果實現混合所有制,有些人就混不下去了,但企業可以做下去,還會做得不錯;方法是“拓”,阿基米德說過,只要給我一個支點,我就可以撬起地球;我代表中鼎表態,只要給中鼎一個混合制,中鼎將在3-5年內回報煤炭集團產值規模兩三百億。中鼎短期目標是做百億產值、升特級資質、股改上市,戰略是“一頭兩翼三鳳尾、內裝一個發動機、前方后方齊努力、國內國外滿天飛”?!耙活^”是對外投資;“兩翼”是工程承包和房地產開發,且工程承包不是現在這種粗放模式,而是要向低碳、環保、綠色、智能發展,礦建打算購買盾構機向地鐵行業進軍,并轉向銅、鈾等非煤礦業,房地產要走出萍鄉,到省外、海外去;“內裝一個發動機”是指通過改革改制激發企業內在動力和活力;“前方后方齊努力”是指一線、基層、項目在前拼搏,機關在后做好服務;并充分利用好國內國外兩個市場、兩種資源。
 
    即將組建的資產經營公司核心是“營”,方法是“轉”,發展托老產業和城市服務業,這些我都贊成,但我有一個看法,搞這些產業必須要有好的體制機制,而不是在國有體制內做,前提還是要混合。對醫院、學校這些單位,我覺得應該建立法人治理結構,實行股份制改造、公司化經營,參與市場競爭?,F在醫療和教育行業都放開了,民營資本都可以進來,不能再用傳統、落后、粗放的手段去管理,否則我們的專業人才資源會逐步流失,這些單位也無法再辦下去。
 
    除了以上四方面軍,還有機關,不管是煤炭集團機關還是各單位機關,我覺得核心是“精”,要高效精干,方法是“簡”,要簡單、簡約、簡化。對機關的管理沒這么復雜,就是要放,部門公司化更好。做好五個強化、五個淡化:一是強化公司治理,淡化行政管理;二是強化放權,淡化管控,管理不在于管在于理,要理清思路、理順關系、理解方法;三是強化服務,淡化職級;四是強化產業,淡化虛招;五是強化基層,淡化高層。正如良仕老總所說,我們應該市場導向、問題導向。
 
    五項標準:有兩個層次,站在公司管理角度,要建立現代企業制度;有良好的法人治理結構;董事會要“懂事”,監事會要“監事”,經理層要“理事”;要有適合的激勵機制和約束機制,世界上的制度就是“胡蘿卜加大棒”,概莫能外,其制定的依據就是自然規律、市場觀念、人性原則、法制底線四個維度;最后是要解決企業內部三項制度,即人員能進能出、職位能上能下、收入能高能低的問題。
 
    站在宏觀角度,首先是職工滿意,最起碼要讓大多數職工滿意,有崗位、有工資、有發展、有保障。其次是伙伴愿意,尊重市場規律、尊重產業特點、尊重經營者的意愿和管理團隊及員工的意見,實現雙贏、共贏甚至多贏,要讓合作伙伴能掙到錢。三是政府認可,實現國有資產保值增值,提高國有資本的引領力、控制力、帶動力。四是社會認同,改革把員工都改下崗了那肯定不行,改革不僅僅是企業的事情,更是社會變革的重要方面,要安全、穩定、和諧,不給社會添亂。最后一個也是最重要的,是企業發展,不斷增活力、實力、競爭力,真正實現可持續發展,做剩下的企業。
 
    改革符不符合五項標準,大家現在可能還沒有什么感覺,但如果這次深化改革轉型升級沒過關,我們在座的都是罪人,即便不是法律上的罪犯,也是道德、道義上的罪人??傆幸惶?,不要很久,長則三到五年,短則兩到三年,就有幾萬職工甚至是上級組織、社會來評判我們,改革要經得起時間考驗、實踐檢驗、歷史評價。
 
    最后我還有一段話,是英國作家狄更斯的名著《大衛?科波菲爾》中的。狄更斯今年202歲,他也曾是個窮孩子、苦孩子,經歷了工業革命,他借著作里的主人公大衛說:“無論我在生活中試圖做什么事情,我都全力以赴地做好它;無論我獻身于什么事業,我都毫無保留地獻身于它;無論大事還是小事,我總是一絲不茍,兢兢業業,我始終認為,任何天才的或后生的才干,若不與堅韌不拔、謙遜踏實和埋頭苦干的品質相結合,就不可能有所成就?!?與同志們共勉,我的發言到此。

   謝謝大家!
国产成人综合亚洲_亚洲狠狠爱综合影院_av国产日韩欧美在线播放